设置自行车专用道的明显标识

2020-07-14 11:58

王月林还建议铺设自行车彩色道路标识与机动车道区分,实行机非分流。“明亮的色彩或增加占道者的压迫感,使小汽车不敢随便驶入,保障骑行者安全。”王月林说,在调整自行车路网的同时,还应当增设右拐弯信号灯,加设公交车安全岛,为人们绿色出行创造安全环境。

“应该加大硬件建设,为自行车开辟专用道,做到小汽车、公交车、自行车各行其道,各得其所。”王月林建议,政府部门应重新界定自行车道的通行宽度,提高道路使用效率。她举例说,去年9月,北京友谊医院周边实行机动车单向行驶,专门在马路两侧隔离出1.6米的环形自行车彩道,在隔离栏的左侧开辟私家车停车位,使行人、骑行者、私家车各行其道,路面没有拓宽,但是通行发生了根本的改变。

本可以骑车的中短途出行,为何自行车会被弃之不用?调查显示:主要原因是很多市民感到“道路危险不安全”。不安全感何来?自行车道被机动车占用,是重中之重。王月林的调查还显示:尤其是早晨7时至9时早高峰时段,自行车道被占用情况最频繁。

因此,如能有针对性地将自行车道宽度设置在1.6米以内就能杜绝小汽车占道的问题,或者在超过1.6米宽度的自行车道入口处加设隔离桩,可以直接避免小汽车占道,此种方法成本低,效果显著。

对比台湾地区和瑞士自行车道的经验,王月林提出了更为大胆的建议:将自行车道改建到人行道上,设置“自行车专用道”的明显标识,并与机动车道进行相应的物理分隔,如与机动车道保持一定的路面高低差距等,减少自行车与机动车的冲突点,可以保障骑车者的安全。

去年暑期,王月林实地勘查了台基厂、南新华街、德胜门外、德外大街、虎坊路、洋桥、南二环宣武门、朝外大街等15条各具代表性的道路。她发现,除了公交车进站干扰外,较宽的自行车道会加大小汽车占道的行为。多数小汽车宽度为1.6米至1.8米左右,在自行车道宽度大于1.6米的地方,小汽车占道问题突出。比如在宣武门路口,10分钟内竟然出现31次汽车占道的问题,也就是说仅在一分钟里,就有三辆汽车占了自行车道。

她把自己的详细调查报告寄给了北京市城市道路养护管理中心。日前,该中心回信,认为“她的结论鲜明有见解”,并感谢她的关注,也希望更多市民可以提出有针对性的建议,为政府部门提供参考依据。

实地勘查中,王月林发现,许多道路的自行车道与机动车隔离设施不足,在没有设置隔离设施的机非混行道路中,经常发生机动车占用自行车道的问题。此外,道路交叉口的通行指示灯不足,骑行者依照通行指示灯过马路时,依然需要避让右拐车辆,如果十字路口宽度较大(如三环、四环辅路的主要路口),在刚走完一半的时候红绿灯变换,又与左拐和直行车辆冲突,非常危险。

去年6月,王月林同学通过问卷调查了解本市城区居民以自行车出行的意愿及对北京自行车路网现状的满意度。

时下,不少家庭还保留着自行车,可真正骑它出行的越来越少。北京师范大学附属中学学生王月林做了一项社会调查,结果显示:八成人有自行车,可只有不足两成人愿意骑。很多骑车人感到,汽车频繁占道增加了骑车风险。王月林实地走访、调查,对比国内外的相关研究后提出建议:自行车道限宽1.6米,杜绝汽车占道,让更多人愿意骑车出行。

在回收的482份有效调查问卷中,市民家里有自行车的人数比例为83.82%,而以自行车为主要交通工具出行的人员却比例较低,仅占15.35%。